出了院,回到家裡,震岳剛好得到歐洲幾週,皓華也用生病的理由,在房間裡足不出戶。

打開電腦,發現沒有半封 e-mail,季常說,他寄了許多 e-mail,但是都沒有回信,也沒收到皓華寄出來的任何信。

但是留在駭客小站的,他就收到了。

我和季常的e-mail都是集英給的。難道…

皓華覺得如墜冰窖。

利用網路芳鄰,整個張家的電腦都串連在一起,她試圖打開震岳的電腦檔案…有幾個檔案是分享的。

一個個的看過去,她看到自己的英文名字,sade。

顫抖的打開檔案,看了當中一個,趕緊把檔案拷貝回來。關掉網路芳鄰。

一篇篇的看過去,都是她寄給季常,或是寄常寄給她的信。

原來…之所以信件收不到,就因為早一步,被人收走了。

幸好內容沒什麼,只是季常的安慰和建議,和皓華的眼淚和苦悶。

正要關上電腦,震岳…從頭到尾都知道皓華受到的這些委屈?

他…他卻選擇不聞不問…除了監視皓華,他,什麼也沒做。

憤怒的皓華將寫了一半的病毒拿出來,用了幾天的時間,不眠不休的徹底改寫,在孩子頭七那天,將整個張家的電腦,包括她自己的,破壞殆盡。

甚至感染到集英總公司的電腦系統裡,足足癱瘓了二十個小時。

發作畫面可愛的嬰兒天使,卻在瞬間被腐蝕的只剩下一個骨架,原本
溫柔的嬰兒喃喃,一轉為淒厲的慘叫,一聲聲,恐怖的慘叫。

這隻金石俱焚的病毒,讓「晚娘病毒」,闖出了名號。

卻沒有人知道病毒的背後,有著這麼深沈的悲哀和怨恨。

這隻誕生在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五日的晚娘病毒,存活過二十個小時後,還是讓「長江一號」給破了。

氣急敗壞的工程師跑來張家掃毒,最後還是找了江愷軒來,才徹底的將病毒清除乾淨,但是失去的檔案就再也救不回來了。

江愷軒終於到她的房間清除病毒,兩個人默默的對了一眼,皓華靜靜的退到一邊,讓愷軒去掃毒。

他很善用工具和對系統了解的優勢。

皓華浮起幾乎看不見的笑容。注意著,他怎樣將頑強的病毒掃出來,怎麼沿著感染的路徑一一把病毒消滅。

下次,你就沒有那麼容易消滅我種下來的病毒。

江愷軒…長江。

背景窈窕若女子,清秀俊逸的眉目。皓華遠遠的看著。

陪著來的邵晰,卻覺得強烈的不安。

皓華…愷軒…兩個人離得遠遠的,連交談都沒有…但是…有股她說不出來的奇怪和恐懼…

他們倆長得…氣質很像…襯在一起的樣子…很…很契合。

走出皓華的房間,邵晰突然緊緊的抱住愷軒的手臂。

"怎啦?邵晰?"被她突然拖住,險些跌跤的愷軒有點訝異。

"你愛我吧?愷軒?"邵晰哀求的看著他,"我…我是很任性…但是我很愛你…"

"呵,傻瓜。"愷軒笑,俊逸的臉上有著憐愛,"我知道阿。我也一直,一直很愛邵晰阿!"

邵晰…這個任性的大小姐,非常可愛,非常的跋扈。

但是他知道,邵晰只是任性而已,心地一直都很善良。

"人家…人家就是任性嘛!人家也想改…就是改不了…"嘟著嘴,懊惱的很。

他真的是愛這個大小姐。

看著他們親親密密相擁而去的,皓華只是遠遠的看而已。

這就是愛情?什麼滋味?期限多久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to be continued~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k9008153 的頭像
qk9008153

痞門客站

qk900815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