皓華沒有心思想到哲平,震岳知會她,周日愛音和她的小孩子將來到張家居住。

幸好有三樓,要不,怎住得下這麼多的人口?

累了一天,回到自己的房間。

這期的天下採訪了織文軟體,翻過自己的照片,迎面居然是愷軒的,霎那間,她感到窒息。

換她的心臟,受到莫名的重擊。

這是怎麼了?許久沒有的失眠,又悄悄的爬回來找她。

天亮,帶著兩個黑眼圈去上班,太早了,地下停車場上一樓,居然和愷軒同電梯。而且,只跟愷軒。

離著遠遠的距離,略感尷尬的彼此對立。

背對著門的愷軒,看見鏡子裡投射著兩個人的身影。

在鏡子裡,兩個人看起來卻是親密的並肩,一點也看不到彼此疏遠的距離。

封閉的空間,靜謐。漂蕩著皓華頭髮清淡的洗髮精味道,單獨的,相處。

從一樓到十二樓,兩個人靜靜的,時間似快似慢的過去。

到了公司,先後的走出電梯。

愷軒投入他的工作,皓華走向經理室。什麼也沒有發生,也不會發生。

一個早上,愷軒真的什麼都沒想,但是接近中午時,測試新的解毒畫面,那個晚娘病毒的女武士,長髮在風裡漂蕩,準備戰鬥。

空氣中突然飄著若有似無的香氣。那是…電梯裡,記憶裡的香氣。

窒息,無時無刻的襲來。

愷軒將邵晰的照片拿出來,壓在玻璃墊下。

他的心理轉折,皓華不知道。

一整個早上,她在駭客小站和WWW上無意識的閒逛,什麼事也沒有做。

少有的,煩躁。

無法驅除這種煩躁,她打開電腦,開始撰寫新的晚娘病毒。

織文軟體已經全面 intranet 化了,幾乎每個人都用 mail 和留言板式的溝通。

為了跨平台,用了些java。

針對織文的環境,她打算從內部破壞。java 她學得不錯,雖然皓華還是覺得C語言比較優雅。

但是上傳到檔案伺服器時,立刻被「長江一號」偵測出來。

立刻清除上傳的途徑。

憤怒之餘,她修改了國防部的網頁,將病毒寄生在那裡。

每個讀取國防部網頁的人,都會不知不覺的下載新版的晚娘病毒到電腦裡。

國防部因此騷動,整個網情組發狂似的尋找病毒的由來,卻徒勞無功。

為此,部長大發雷霆,拒絕招標防毒的預算,"只要能防得了那娘兒們!啥軟體都行!還招個鬼標?"

織文軟體得到整個國防部的防毒預算,最後連總統府都受不了跟進了。

那一陣子,晚娘病毒像是發瘋似的,幾天就生產一隻引爆。

引爆的地點,從總統府到集英集團,跨國感染到倫敦和華盛頓。

簡直激起其他病毒解毒程式高手的鬥志。

隨著時日的增加,晚娘病毒越發兇殘難解,漸漸的,連國外享譽數十年的防毒軟體都敗在她詭譎難懂的病毒碼之前,只剩下「長江一號」。

若是用舊架構改的晚娘病毒,無一可以倖免,即使是皓華推翻過去,完全重寫的病毒,也在幾個小時內,被破解。

這種狂飆的競爭,讓皓華的煩躁減輕許多。

暗夜裡,瘋狂的撰寫病毒,知道愷軒會注意著,等待著屠殺她的病毒。

她愛這種感覺。

所以,她絞盡腦汁的繼續撰寫著。

皓華的變化,只有季常注意到。

"最近…織文營運甚佳。"

"嗯。哲平相當用心。"

"不,我是說織文軟體。"

在新產品發表會上,季常悄悄的對皓華說著。

"呵,這是內部夥伴將士用命的結果。"

看著皓華異樣的煥發和艷光,季常在心底泛著不祥。

"或許,該感謝晚娘病毒的存在。"

皓華的笑容連變都沒變,"是阿。不過,這些感謝,應該直接跟撰寫者說才是,對嗎?"

"我正在跟撰寫者說。" 皓華笑而不答。

季常的不安,隨著皓華反常的鎮靜和愉悅而擴大。

"皓華…不管我怎麼對不起你…"

"不對。"皓華停住了她的笑容,認真的看著季常,

"你並沒有對不起我。若不是你的手段,到今天,我會帶著孩子,辛勞的在家族無聊的鬥爭中跋涉。現在我卻躲開了那些。從以前到現在,你一直支持著我。"

她注視著台上正在展示最新的長江一號的愷軒,"你為你的愛情效力。就算是不被祝福不被發現的愛情。"

迅速的,季常的鼻根酸了,眼睛裡像是撒了鹽,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讓自己平復。

沈默到發表會結束。

"答應我,如果你覺得我為你效過力…"季常突然開口。

皓華站定了。 "我答應。"

"不要對震岳下手。不要對集英下手。"季常緊繃起來,"妳就要有能力了。"

回想著這幾年,像是赤腳走過碎琉璃的苦楚。斑斑的,在每一步的血跡中。

"若不是你匡助著我,旭永早已灰飛湮滅,我…早熬不過這些。"

鬆開蹙緊的眉毛,皓華對著季常,"我答應你。"

有了她的承諾,季常鬆了口氣。這世界能讓他相信的人,一隻手都數不滿。

但是皓華的承諾…可以排在第一個。

但是季常的憂慮,卻沒有因此減輕。

回到張家,發現他回來了。

「他」餓狼似的眼光,直勾勾的望著皓華。

是他,被放逐到大陸,淑真的孩子,彥達。

張家沈沈的雲,漸漸聚攏。

出國多年,彥達的乖戾沒有消失,只是陰沈。

表面上,他已經洗心革面了,但是季常知道,若彥達會反正,那天地也可以倒轉。

在淑真和鎮岳沒有看到的地方,他對著皓華,現出垂涎的樣子。

"妳要小心彥達。"擔心的季常,不只一次的勸著皓華。

"放心。"皓華似乎不以為意。

甚至哲平也戰戰兢兢的跟進跟出。

"繼母,妳得將房門鎖好。彥達那混蛋,強暴過家裡的女佣。"

"我是女佣嗎?"

妳這樣的美貌,連我都幾乎有非分之想,彥達?只覺得繼母身處飄搖風暴。

但是皓華似無所覺的來去,無防備。看在彥達眼中,分外的覺得是誘惑。

終於,在某個兩人獨處的時刻,他拉住皓華的手,笑。

"嫁給老頭,實在可惜了妳這個美人兒。"彥達很高,容顏雖然殘忍無情,卻有種粗獷邪惡的英俊,

"不如給了我,讓妳快活快活。"

"咦?我是說了什麼,還是做了什麼?你怎會這麼想?"

"妳不用說什麼…也不用作什麼…光站在哪裡,我就覺得不拯救妳,真的是沒有天理的事情。"

他開始撫摸皓華光滑的手腕,

"那個糟老頭很爛吧?嘖嘖…居然讓妳這樣的小美人兒獨守空閨,他一定都不曾滿足過妳…"

他自己的聲音讓他停滯了一下。

"妳不用說什麼…也不用作什麼…"

皓華笑笑的,將一個極袖珍的小錄音機拿出來,重播著他剛剛說的話。

彥達的臉色發青。

他衝上前,想要搶下那個錄音機,沒料想皓華拿了把小巧的白朗寧對著他。

"這把槍還沒殺過生呢,你想當第一個?"在大陸混過的他,識得是真槍。

雖然她臉上的笑容溫柔可人,但是眼神卻冰冷瘋狂。

"不要…哈哈…開玩笑而已…別衝動…"

"別再拿你的髒手碰我,明白嗎?"皓華溫厚的笑容沒有改變,用冰冷的眼神掃得他遍體生寒。

他拼命點頭。

等皓華離開了他的視線,他才開始罵自己笨。

媽的,真槍怎樣?要弄到槍又不是什麼難事,子彈才是困難點。

萬一她拿的是把空槍勒?當場給她唬過去。

這下子,她手裡有了錄音帶,想對她怎樣,這下就有了把柄。

雖然說,那個錄音帶也沒說啥,但是老頭恨他,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。

"彥達~你怎在這裡?媽媽找你找得好心焦…"淑真慌忙的跑過來,圍住他的脖子。

生生的把她的手拿下來,"煩啦!"

"彥達…"

那個死女人…他大踏步的出去。

"彥達~"看著兒子匆匆離去。

他回來到現在,還沒跟自己多說句話,連碰都不許碰,眼睛只滴溜溜的隨著那個小賤人轉。

淑真不禁氣苦。

震岳鮮少關注到她,淑真就將自己的所有心思灌注到兒子的身上。

沒想到離家幾年,彥達連看都不看她了,讓強烈思念的淑真,傷心欲絕。

那個賤貨!滿腔的怒火無處發,便往菲佣瑪莉的頭上發作。

狠狠地刮了她一個耳光,就因為給彥達的床單「不乾淨」。

不乾淨?看著哭著的瑪莉,皓華強按捺住火氣,跟瑪莉說,"那床床單換給我吧,瑪莉。"

她轉過頭來,對著淑真說,"淑真姊,什麼年代了,女佣也是人,容得妳打?"

"就是妳慣的!下人讓妳慣得沒天理了!"

淑真指頭戳過來,皓華只用冷冽目光瞧過去,

"哪來的下人?他們在我們家裡工作著,同樣幹活領薪水,哪裡下人了?我以為下人是小人的意思,這家裡似乎沒有小人,"

她領著拿了被單的瑪莉,"妳說是嗎?淑真姊?"

"妳說誰是小人?"淑真狂怒的衝上來。

"如果有人要對號入座,我也沒辦法。"皓華笑了起來。

"賤女人~"她揚起手,震岳的聲音暴躁,

"淑真!妳做什麼?!打人打出癮頭來了?再下去,妳好打我了!"

"張先生…"她無限委屈的一扁嘴,這就哭了起來。

搖搖頭,皓華領了瑪莉回房,朝著她紅腫的臉頰擦藥。

會打瑪莉,總不會只因為瑪莉對皓華忠心。

"究竟怎了?"

"媽當…我…我只是問了句…彥達的被單也放太太房裡嗎?她…她就打我…"

彥達的棉被枕頭都放在淑真房裡?彥達沒有自己房間嗎?

不會的,這個地坪六十多坪豪宅,共建有三層,房間多的很,怎會欠彥達一個房間?

臨晚,在駭客小站遇到了季常,她禁不住好奇的問了。

"皓華,那是他們母子的事情,就別多問了。"季常似乎不願多說。

"他們的事情?你的意思是,這種情形不是一天兩天了?"皓華覺得有點異常。

"他們向來如此。"

"震岳不管?"

"他們高興。"但是季常沒有說,當彥達國中時,震岳發怒的要彥達搬出母親的房間,彥達不但大哭大鬧的撞牆,淑真也哭得肝腸寸斷。

"張先生~我來張家這麼多年…名分沒我的…丈夫沒我的…這些都無妨,不要兒子也沒我的…我就剩彥達,就只剩彥達~"

最後震岳就當沒看到,其他的人也見怪不怪。

皓華也沒再問下去。

季常先下站去,瀏覽完版面,正要去睡,汶萊喊了她。

"flower~~~~好想念妳喔~~~~"

皓華笑了起來。心情徹底的放鬆。

算來,汶萊也該考大學了。

"這幾天很忙?都沒看到你。考大學?"

"嗯。我在吃宵夜ㄟ!要不要吃?義大利麵喔!"

"阿… ^O^ …"皓華頑皮的打了個張大嘴的臉兒。

"呵~"

和汶萊一起的時光,是放鬆的。

因為她「不認識」汶萊。雖然說,她比誰都相信汶萊。

汶萊開開心心的,展示了他最近抓到的病毒,解剖病毒碼給皓華看。

皓華也把最近寫病毒的心得和困難點告訴他。

"flower,妳真的神經ㄟ!發作畫面弄那麼漂亮幹嘛?病毒寫得那麼肥,可恥阿~~"

"踢你喔!"只有和汶萊交談時,才會輕鬆的浮現她真實的年齡,"其實我想到方法解決了說。"

"啥方法?"

"向量式繪圖。"

"??"

"點線面的變化,用數學公式控制…這個新的技術,才發展出來不久,我正在試。"

不久,新版的晚娘病毒出現,雖然比起以前嬌小難以防範,讓織文軟體花了一天整整的時間才破解病毒碼並且掃除,
但是因為繪圖技術的不成熟,被批評為:

「完全破壞晚娘病毒華麗本色的失敗之作。」

華麗本色?皓華掩著嘴笑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to be continued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k9008153 的頭像
qk9008153

痞門客站

qk900815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