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國外回來的哲平,聽憑父親的安排,在新竹園區管理半導體廠。

原本對於企業經營興趣遠不如傳媒的哲平,總覺得自己被流放了。

父親年紀一把,放著滿屋子的小妾,還娶了個年紀比他輕的美麗女孩,他已經覺得相當的頹墮了,居然還聽憑著那個小女孩子胡攪瞎攪的在公司興風作浪。

大約季常匡助著,要不,豈不是倒了一千次不止?

從小,文弱的母親居然得仰邱淑真的鼻息過活,他不但覺得憤怒,也覺得相當沒有安全感。

為了母親,他在家裡忍耐,盡力護衛著母親不讓這些賤女人欺凌。

他對於父親的所有女人,全懷著絕對的敵意。

沒想到,那個小女孩子,居然來拜訪他。

讓她枯等了四個鐘頭,以為會揮淚而去,沒想到她居然在會客室,打開筆記型電腦,運指如飛的打足了四個鐘頭。

當他進來的時候,皓華將剛印出來的企劃書和展望,遞給了哲平。

"這四個鐘頭…妳都在構思這份?"他抬起頭來,迷惘著。

"不。這只花了我半個鐘頭。"她露出美麗的微笑,指了指頭,"因為都在這裡,所以只要打出來就好。其他三個半鐘頭,除了想織文軟體的未來,還有…我該如何說服你,消除彼此的敵意。"

這是份相當完整的行銷企劃書,對於皓華玩弄媒體的手法驚異,真不敢相信,眼前這個女孩子,不過二十一歲。

當中居然包含侵權的偽裝和炒作,包括法律程序和和解,偽裝成從善如流的模樣,藉此加深「織文鋪」在社會的印象。

"織文鋪不是出版社而已,也不會只出版書籍。多媒體不算什麼,現在是超媒體的時代。"她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風,"但是…囿於所學,我相信,交到你的手上,會比在我手上,格局可以更大。"

出版…電視…電影…網路…周邊產品…廣播…這些野心,哲平不曉得在心裡規劃多久,但是不想仰父親的臉色,他沒有表示過。

現在皓華…輩分上他得稱呼「媽」的繼母…卻將她苦心經營的良好開端,這樣的送到他的手上,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?

"當然有。就情理來說,你是我的繼子,也是震岳的長子。到現在,淑真和玄玲的孩子,名義上是張家的遠親認養了,可見震岳沒打算讓他們真正的進張家的門。"

皓華喝了口香片,雪白的手襯著艷藍的瓷杯,"我只是希望,和你和平相處。畢竟我已經沒有生育能力了。對你,當然沒有威脅性了,是嗎?"

沒有生育能力?他猛然的抬頭,為什麼?

"你有情報網吧?可以去探查一番。不管怎樣,我希望在這個家裡面,有我真正的盟友。好讓我…"她露出悽楚的神情,"不覺得腹背受敵。"

腹背…在那個家裡的苦楚,哲平也算是嘗盡了。

沈默良久。

看著這樣雪白嬌弱的皓華,大老遠的從台北跑來,在那個家裡,受了多少說不出的欺凌;當初哲平為了受不了那種欺凌,每天在圖書館用功到很晚很晚。

不是他愛唸書,只是唸書比這些零零星星的氣來說,唸書舒服多了。

但是無處去的母親,卻常常含淚,還不敢真的流下淚來。

悽楚的皓華…悽楚的母親…兩個人的形象漸漸重疊。

"好。繼母。"哲平開了口,"只要父親同意,我會接下織文鋪。"

她笑了。就像牡丹無辜的綻放。

擺平了哲
平。這是很簡單的事情。

等哲平接下了織文鋪,她就可以將心力投注在織文軟體身上,這一年,她透過汶萊,在駭客小站發佈消息,已經吸引了不少高超的駭客來織文軟體工作。

這是緩慢的,平靜的革命。將織文原本的人馬慢慢調到集英,剩下的,幾乎都是皓華募徵來的夥伴。

她都是這樣稱呼他們,夥伴。

網路風行,同時也讓病毒肆虐的情形日趨嚴重。所以,織文軟體放棄利潤微薄的影像處理軟體和驅動程式,專注在解毒軟體的撰寫上。

病毒不夠肆虐?怎麼會呢?如果不夠肆虐,晚娘病毒會非常的活躍,活躍的讓人驚訝。

累積這些年來的經驗,加上在織文軟體學習來的功力,晚娘病毒也越發刁鑽難解。

但是,難解卻不是無解。永遠的,會被「長江一號」清除而消滅。

每次被消滅了一隻病毒,皓華總會靜靜的笑很久。和你卯上了,長江。

若是過往寫的病毒,只是為了發洩情緒,現在的功能就包括攻擊和穩固自己的腳步。

還有,對於長江,永恆的好強。

總有一天,我會攻破你的防毒軟體,長驅直入…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to be continued~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k9008153 的頭像
qk9008153

痞門客站

qk900815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