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我不是為了讓孩子早夭,才準備生下他。因為愛他…所以不可以讓他籠罩在死亡的陰影裡…"

意外接到皓華這樣的留言,季常背上爬滿汗,用最快的速度辦了移交,升了個手下當負責人,請調回台灣。

害怕看見皓華會怎樣憔悴自毀,雪樣芙蓉就這樣凋敗。

強制按捺住想看看皓華的願望,先向震岳報到。沒料到,會在辦公室
看見皓華。

將長長的頭髮挽起,露出光潔的臉孔。穿著優雅的套裝,神情愉悅而清醒。

那種清醒,卻蘊含著狂亂的清光。

蛻變了,皓華。他開始不再為皓華的安危擔憂…這是她的敵人該擔心的事情。

但是為了那朵清純的幽谷芙蓉,現在染滿了怨恨的毒汁…季常的心裡,沒來由的感傷。

為了酬勞皓華的懂事和自願結紮,破例的,震岳讓家裡的女人介入公司的運作。

他將個很小的附屬出版社丟給皓華,沒指望皓華能拿這個出版社賺錢。

只要不要虧太多就好。

震岳覺得,一年丟個幾千萬讓皓華玩家家酒,其實也不算什麼壞事。

沒想到,經過一年的經營,讓皓華挖掘到了兩個筆力萬鈞的作家,又切中了網路社會的風潮,狂賣之餘,整個出版社的營收水漲船高,二年級上學期結束,皓華將自己的成績單,連同出版社的損益表一起上繳,成績單平均都在九十幾,損益表不但將歷年的虧損彌補過來,順便賺了兩翻。

浸淫網路已經年餘的皓華,對於媒體的運作和力量,有很深的感觸。

她知道,原本出版電腦書籍的「集英出版社」,出版品不但艱深,軟體的更新速度日新月異,書籍的生命週期也極短。

為此,皓華拉出一個 team,給個名稱叫做「織文鋪」,軟化原來集英出版社的硬調印象。並且積極尋找網路上的作家,書寫網路事。織文鋪的兩個當紅作家,就是網路上發現的。

在其他傳統出版社對於網路文學尚有輕蔑之意時,織文鋪已經將網路大部分的知名作家簽了下來。

等到這塊處女地被驚覺其中魅力時,皓華除了運作網路的影響力外,不管是記者會、電台、異業合作等等傳統媒體,推廣不遺餘力。

更因為她本身是學生,對於校園消費力和傳播管道相當了解,更將行銷深入整個校園系統,從大學反滲透到高中國中。

傳統出版界只能咬牙切齒,批評皓華不過是捧明星,暴發戶的做法。

對於市調和行銷都一踏糊塗的對手,皓華根本不甩他們的意見。

她會身先士卒的去看鋪書的情形;為了經銷商不如她的意,乾脆吃下另一
家奄奄一息的經銷商,整頓成完整的行銷下游。

這種行動力上的成功,震撼了出版界,她又將觸角深入網路,不但有了 web 站,轟轟烈烈的做起線上書屋,標榜 48 小時取書。

幾次晚娘病毒大肆破壞幾個同類型的網站,但是唯獨織文鋪倖免,除了大大的宣傳了集英的防毒能力,經過媒體炒作,更讓織文鋪名聲大躁。

"莫之能禦。"出版界的龍頭,看著電視上美豔、款款而談的皓華,不禁感嘆。

震岳不但歡喜莫名,謹慎的,他將一家剛收購的軟體公司交給皓華,皓華向他要了季常。

剛開始,員工會互碰手肘竊笑。

美豔的皓華,憂鬱俊逸的季常。兩個人一起談公事的時候,畫面頗為賞心悅目。

喜歡聽八卦看八卦,本來就是人的本性。但是讓他們驚訝的是,這兩個人沒有一點把柄可抓。

談公事開著門,距離從來沒有比一公尺近過。

但是他們整頓起這個軟體公司,更名為「織文軟體」。將原先寫掃描器驅動程式的方向,更改為解毒軟體。

開頭的一年間,毫無收益可言。

張家的女人,沒有一個能出去工作的。

曾經和震岳平起平坐,儼然集英副總裁的淑真,一進了張家的門,還是只能在張家安排安排宴會。

沒想到皓華不但外出唸書,甚至領了兩個公司衝鋒,其他女人的恐慌和忿恨,不言而喻。

不僅僅淑真明裡暗示的想進集英,連玄玲都這麼想。

但是震岳全沒答應。

縱橫商場多年,他了解,皓華是蘇家唯一的女兒,蘇志輝對這個獨生女雖寵愛有加,卻也多年來仔細培育。當他發現皓華居然能講多國語言,處事進退有守有據,不到七人的出版社各有所司,紀律嚴整,不禁佩服蘇志輝的教養。

算是白便宜了他張某人。這樣的好才華,就算貌似無鹽,搶也該連夜搶去,更何況,嫁給了他,成了張家人,而且容貌…

提到集英集團,誰不想起那個雪白美豔的張氏夫人蘇皓華?

年輕,聰明,活力充沛,頭腦清晰穩重。比任何明星姿容艷麗,卻也是台大法律的高材生。

這樣的形象,讓她成為集英集團的代言人。

原本因為組織日大,也漸漸結晶遲鈍的集英,因著這個突出光鮮的代言人,注入了企業形象的新活力。

但是這些考量,不在張家那些女人的眼底。

她們睜大了眼睛,等著抓她的錯處。雖然說,皓華自願的去除了生育能力,但是光憑她頻頻介入公司運作,其他的人自然還是既憂且懼。

所以,當織文軟體營運經年,沒有絲毫收入,反而虧損了將近六千多萬,淑真和玄玲的冷嘲熱諷,只能用無有已時來形容。然而,皓華只是沈默而已。

"妳怎麼說?皓華。邵晰想管織文鋪。"震岳淡淡的說著,皓華將臉一抬,隨即低下頭,"織文鋪我已經找到人選管了。"

震岳挑了眉毛,有些慍怒皓華居然沒有先知會他。

"誰?"

皓華笑著說了個名字。震岳驚愕了半晌,笑著搖搖頭,這個鬼靈精!

在震岳沒開口前,看著那兩個女人日夜聒噪,她知道,織文鋪或織文軟體,她只能選一個。

長考之後,她找了文鳶的唯一孩子,也是這個企業的未來二代。

張哲平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to be continued~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k9008153 的頭像
qk9008153

痞門客站

qk900815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